你的位置: 首頁 > 男生頻道 > 懸疑靈異 > 陰鬼司
陰鬼司鄭玉生蘇曉芊 鄭玉生蘇曉芊小說閱讀

陰鬼司鄭玉生

主角:鄭玉生蘇曉芊
"陰鬼司,一種游走于活人和鬼魂的職業。由閻王欽點任職,他們從不攝人魂魄,做的活兒是調查人間與地府之間相互聯系的事件。白天他們與普通人無異,或者說就是一個普通人。到了夜間入睡后,魂魄通過夢境進入鬼市,到達地府后便擁有法力與平日里不曾展現的身手。千萬不要小瞧生活中那些不起眼的人,沒準他們就是陰鬼司。"
狀態:已完結 時間:2024-02-19 11:22:03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1.

我叫鄭玉生,入職陰鬼司已三年有余。

三年前,我因為工作失誤,被停職一個月。那段時間百無聊賴,突然有一天,我的腦子突發奇想。我也不知道為什么,就是突然間想去泰山游玩一番。便立刻定了機票飛往山東。

一路轉大車小車摩托車,最終在傍晚時分抵達泰山腳下。

這時正值旅游淡季,又是冬天,來的人很少。我也沒想到堂堂的五岳之首居然也能如此門可羅雀。

雖然黃昏了,但是我并不打算住宿休息一下明天再走。而是選擇踏上這座高峰。

其一的原因便是我感到冥冥之中有股神秘的力量,在推著我前行,告訴我要刻不容緩馬上上去。第二個原因也是最主要的,被停職了沒工資,能省就省吧,反正我的衣服夠厚也帶了帳篷。

不知走了多久,我的呼吸開始變得混亂,額頭上也冒出了汗。雙腿止不住地在顫抖,每抬一步,都感到腳底失重要立馬摔下去。

可是,心里仿佛有一根線,從胸膛穿出,被它牽著走。而腦海里的聲音也告訴我別停下。

我更知道,泰山的售票處不在山腳,而是在山上。我雖然平日里疏于鍛煉,但也不至于連售票處都走不到。

不知過了多久,天完全黑了下來。我突然發現了不對勁,雖然是淡季,但也是有人的。剛剛明明也有幾個人和我同行,我的身前身后都有稀稀疏疏那么幾人,為什么突然間就都不見了?而且走了這么久也沒見到售票處。

我環顧四周,這時才發現四周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見,唯有腳下的路散發著幽幽綠光。

看得人心里發毛,我的雙腳止不住的顫抖,心跳的速度越來越快,脊背發涼頭腦一陣眩暈,嘴巴也在克制不住的上下閉合,我想張嘴大喊,想大喊救命。

可是,無論我如何的用力,喉嚨都擠不出一點聲音。

我立刻扔下手中的登山杖,轉身跑開。緊張的神經,腎上腺素飆升,我跑了很久,但是大氣卻一口沒喘??梢灰姷窖矍暗囊荒晃宜查g被嚇地僵在原地,瞪大了眼睛倒吸一口涼氣!

前方孤零零的躺著我的登山杖?。?!

我再次環顧四周,前方和后方依舊是散發著幽冥綠光的樓梯!

剛剛跑的時候沒注意,這會兒回想起來發現剛剛跑的貌似是平地!我止不住的流汗,那冷汗流進嘴里都淡的沒有味道。

顧不上那么多了,我只想離開這個鬼地方,我扒上護欄跳下了山坡。滾了幾圈之后終于停了下來。我捂著天選地轉的頭,艱難的爬起身,踉踉蹌蹌地往前走,心想這應該離開了這個地方了吧。

可突然我的腳被什么東西絆了一下,我重重摔倒了樓梯上。還沒來得及起身我便回頭一看,又看見了那該死的登山杖。

我的呼吸越來越急促,發出了破舊抽風機的聲音,喉嚨間傳來一股血腥味。

我想爬起來,卻發現身體越來越重,好像千斤墜壓著,我無法動彈。越來越沉重,我挪也挪不開,本來撐著地面的雙手,漸漸地被壓到彎曲。

失去了支撐的我重重的摔倒了地上。壓力越來越大,大到呼吸都不順暢,喉嚨里的血腥味越來越重,感覺肺部都被壓壞了。

漸漸地,我的雙眼控制不住的往上翻,我能感受到我的嘴角流出液體,只不過我到現在都不知道那是口水還是鮮血。

視線越來越模糊,我暈倒了。

不知過了多久,我醒來了。

醒來時我是站立著的,依舊站在那條綠幽光芒的樓梯山路上,手里還拿著那條登山杖!

我被此景嚇到后退了幾步,一、二、三、四!

就在第四步!我的腳腕處仿佛被什么東西抓住了!兩邊都是,那真實的觸感仿佛就是人的雙手!

我鼓起勇氣低頭看去,卻什么都沒有,是我的腳在自己走!

我努力扒著自己的褲子,抱著自己的大腿,我急得齜牙咧嘴,急的眼淚快從眼角流出,可還是無濟于事,我的腳依然在自顧自的走著。

當我無意間抬頭時,眼前又全是人!不,不對,應該說是全是鬼!

他們整齊劃一的穿著白色的破舊長袍,有的“人”披頭散發,有的則是短發,甚至是光頭。他們都低著頭超我的方向走來,臉上也全是綠光。

我的腳依然在不停地走,走到快與他們接觸時,他們又自動分出兩隊,在中間給我留了一條空路。他們和我一樣,只是不停地走。

走了好長一段時間,鬼群的隊伍還沒到盡頭,他們依然在走。我的雙腳也在走。

我的腳腕仿佛一直被牢牢抓住,控制我的前行,從那個地方傳來了灼傷的炙熱感,腳底板都已麻木,腳指頭們都散發著抽筋般的疼痛。

慢慢地,膝蓋又傳來一陣酸痛,大腿根仿佛被釘入鉚釘般疼痛難忍。

我早已走到精神恍惚,可它還是無法停下來。我的腦神經現在就像一根被拉緊到極致的線,但凡再多加一些外力,它就能隨時繃斷。

就在我快要昏厥時,樓梯消失了,鬼群亦是如此,前面是眾多的中式房屋。當我走上最后一階樓梯時,瞬間恢復正常,神清氣爽。

頭腦無比清晰,呼吸平復正常,全身上下也都不疼了。

我回顧著四周,依然滲透著詭異,房屋統一都是青瓦白墻,墻上爬滿了藤蔓。我再度回頭,前方已是懸崖。

我咽了一口口水,小心翼翼往里面走去。

繞過兩棟房屋就看到了一處刑場,和古裝劇里一樣,一個人穿著囚犯的衣服被五花大綁跪在中間,劊子手拿著大刀站在一邊,四周的人圍得水泄不通。

突然傳來一聲“斬!”莊嚴沉厚,不斷回蕩在刑場上空。劊子手手起刀落,一顆頭就落了下來,奇怪的是沒有一滴血!

接著,地上的頭顱畫成一縷煙向上飄,消失了。

隨后,其他所有人如同海市蜃樓的幻影一般,開始扭曲了起來,消失不見。

一個龐然大物出現在我面前,他高大威武,不威自怒,身形龐大如同一座房屋。他端端正正坐在轎子上,扛著轎子的共有八個,統一是壁畫中餓鬼的形象——青面獠牙,禿頂駝背,骨瘦如柴四肢纖細,脖子細得像根針,肚子卻出奇的大,手掌和腳掌上的指甲又無比粗壯。

見到此景我的頭腦又是一陣眩暈,單膝跪于地上,雙手抱拳。從我的胸膛中傳出一個陌生的聲音:“參見閻王!”

轎子上的人不慌不忙的拿起毛筆,在一個本子上涂涂畫畫。一張紙從我的身后飛出,飄到他的面前,他伸手接過看了看。

說道:“你今生名叫鄭玉生,對吧?”

“是!”我的嘴巴緊閉著,依然是從我的胸膛里傳出的聲音。

“你也該回來了,你接著在我手下辦事吧?!闭f罷,他便扔出一張金屬制作的,黑色的臨牌,上面印著大大的“閻”字。這塊令牌并沒有落在地上,而是浮在空中,慢慢飄到了“我”的面前。

“我”雙手將其捧起說道:“謝大人恩準!”

說完,眼前一陣白光閃過,我又失去了意識......

我朦朦朧朧睜開眼睛,看見家中熟悉的天花板,習慣性拿起手機看時間。

驚訝的發現手機時間只不過多了一天的日期,我并沒有買機票去所謂的泰山,我只是在家里做了一場夢。

我立刻打開手機上買票的APP和自己的賬戶余額。

果然余額完全沒有任何變化,app里也沒有任何的支付記錄。

自那以后,我每晚睡覺都能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在做夢,夢里我會無比熟悉的走過一段向下的臺階,然后來到一個店鋪門前。今天也不例外,我又來到這家店門前。

店鋪位居深山老林,周圍長滿了陰沉沉的綠色灌木叢,屋檐也是陰綠色,唯有大門是紅色,可它卻也紅得陰沉。

我習慣性推開大門往里走,來到一條街上。這里人來人往,大家穿得都是純色的長袍,我也不例外。

只不過我的長袍是黑色的,還帶有麒麟圖案的金色描邊,身外還附著著輕甲,左配刀右備令牌。

周圍的人見到我都畢恭畢敬的點頭,并讓開一條道路。我熟視無睹的路過,徑直走向陰司殿。

“近日黃泉嶺有些不安生”,我走進去時,一個和我一樣打扮的人站在沙盤前對著身后的人指指點點,“有許多生人的魂魄明明陽壽未盡,卻通過此路進入酆都,諸位在此前可有所察覺?”

“大哥?!蔽易呦蛏潮P,邊走邊對著那人講道:“黃泉嶺一事二哥已經帶人去查了,當務之急是在天亮前將這些魂魄領回各處?!?/p>

大哥抬頭看了我一眼,說道:“三弟所言我已派人前往,無需多慮。我們現在要查的就是這引路之人的下落??墒抢隙两褚矝]有回信,這讓我很擔心?!?/p>

“能攔得住二哥的,整個陰間沒有幾人。若是大哥不安心,我可以帶人前往?!?/p>

“不必,黃泉嶺形式復雜,地府常年無力管轄,如今地藏已經開始重視了。我擔心的是老二誤入深處,無法走出?!?/p>

“那....”我思索一番,“我該做些什么?”

“黃泉嶺一事由我和你二哥負責,你多去鬼市巡邏,看看有沒有生人魂魄被遺漏的?!?/p>

“是?!?/p>

說罷我便離開了陰司殿,在街上漫游。

恍惚間我看見一人,她滿臉疑惑邊走邊觀察著四周。

“嗯?”我發現不對勁,立刻沖了過去牽住她的手,看著她的臉,“果然是你,你怎么也來了?”

這個人正是我現實生活中的朋友蘇曉芊,以往的生魂來到此處都六神無主,可她看起來卻十分清醒。

“鄭玉生?”她看到我也一臉疑惑的問道:“這是什么地方?你怎么穿成這樣?”

自我成為陰鬼司之后,就覺醒了一個能力——雙瞳。一個眼睛里有兩個瞳孔,我可以透過別人的眼睛查詢他人的記憶,還能施展威壓,查明他人破綻與最懼之物。

我閉上眼睛,忽而睜開,用雙瞳盯著她的眼睛窺探她的記憶。

發現她與其他生魂一樣,只有睡前的記憶,睡著之后聽見銅**一睜眼便到了這里。

可她神志卻如此清楚,我不敢隨便帶她離開,抓緊她的手說:“跟我走!”,便帶著她一躍上房頂,一路輕功帶她來到陰司殿。

停下時她險些站不穩,我單手扶住她,她卻十分興奮的說:“好好玩,再來一次!”,我沒搭理她,帶著她來到大哥面前說明原因。

“什么?”大哥也是一副遲疑的表情,“明明和其他人一樣缺了一魂一魄,怎么還能如此清醒?”

“偏偏是這個時候”,大哥撓了撓頭,說道:“這樣吧,你給她留個標記立刻帶回陽間,之后再慢慢調查?!?/p>

如此行事不像平日里嚴謹的大哥,我想一定又發生了什么,便問道:“大哥可是有急事?”

“嗯”大哥一邊收拾著佩劍,一邊說:“你二哥終于來信了,他在黃泉嶺查到一處洞口直接通往人間,生魂便是從那涌入,而且周圍還有破軍箭的靈壓!”

“什么?!”我不禁驚嘆一聲:“失竊多年的破軍箭?”

“對,傳言它可一箭破萬軍,想必那洞口便是它所攻破的?!?/p>

“想不黃泉嶺還能找到第二個驅使破軍箭的人”,上一個能夠駕馭它的便是兵神蚩尤轉世——霸王項羽,可自他投胎后便再也無人能夠駕馭破軍箭。

破軍箭僅有九發,正是蚩尤所鑄!當年箭已制好,弓卻遲遲無法造成,因此而敗于黃帝。這破軍箭威力巨大,普通人射上一弓,輕的射箭手乃至半身骨肉分離。重者直接魂飛魄散。

許多人別說發射了,就連能承載其威力的弓也無法打造。

可項羽卻憑自身霸氣幻化了一把弓,可一連射三箭。當年就是這三箭大破五百萬異魔軍,解決了閻王最為頭疼的事。

當年項羽一連射三支,往后黃泉嶺,北冥地與尸骨林三處同時遭異魔軍突襲。為堅守地府,三位陰鬼司將領各持一弓一箭前往,弓毀魂消大挫敵軍元氣。

雖是以命相抵,可三支威力加在一起也不如霸王當年的一支。

破軍箭只剩其三,就在前幾年,破軍箭失竊了!如今黃泉嶺的洞口恐怕就是破軍箭所為,這樣一來就剩其二。

“此行怕是兇多吉少,大哥保重小心埋伏?!?/p>

“嗯?!彼皇禽p輕點頭,便頭也不回地帶著眾多小弟前往黃泉嶺。

我看著蘇曉芊,說道:“走,我帶你回家?!?/p>

“我不想回去,這里看起來好好玩?!彼﹂_我的手撒嬌道。

我可不想慣著她,使用一招鎖魂,一條紫色的鐵鏈便憑空出現,兩端分別牽住我們的手腕。鎖魂鏈一出現,她的目光便暗淡了下去,沒了先前的活潑。

我帶她來到渡口,正巧擺渡人水生剛剛送完魂魄靠岸。他看起來滿臉疲憊,實在不好意思打擾,我便主動借船。

“水生哥,我要送魂,借你船一用?!?/p>

水生毫不客氣的把撐船用的竹竿扔給我,說:“同樣是陰鬼司,就你最清閑,你早該來幫忙送魂了!”

“嘿嘿,是啊?!蔽也缓靡馑嫉男α诵?,看來他確實累了。

我撐著船朝陽間的方向劃去,由于鎖魂鏈在,多少有些不方便,便取消了它。

取消之后她依然活蹦亂跳的,最后坐在船頭晃蕩著雙腿。

“這究竟是什么地方???這么古代的風格?!彼龁柕?。

“這是你的夢?!?/p>

“是嗎?那挺真實的?!?/p>

“你有印象你是怎么來的嗎?”

“嗯.......”她思索了一番,隨后理直氣壯的回道:“不知道!”

我無奈的搖了搖頭,突然發現有異常。

從水底突然射出幾只暗器,朝著蘇曉芊飛去。我立刻翹起竹竿擋下一記,左手單手抱起她奮力起跳,躲過其它暗器。

我立刻開啟雙瞳,發現還有其他暗器在水中蓄勢待發,心里默念一句:“寒魄槍!”,一柄通體蒼藍,寒氣四溢的槍便出現在了右手上。

暗器再度飛來,我揮舞著寒魄槍擋下一記,順勢翻轉,面向河面擲出長槍。寒魄槍接觸到河面的第一瞬間,整個河面便立馬結冰,槍尖直直插在冰面上。

拔出腰間佩劍,斬出一道劍氣擋下其余暗器,接著劍氣的威力我們一下來到岸邊的小丘上。

我將她放下,左手擺出劍訣,她的腳邊立刻生長出幾個冰柱,將她團團圍住,最后冰柱間的縫隙相互融合,封頂。確保她安全后,我也找到了暗中的人。

我立刻跳至寒魄槍的位置,握著寒魄槍起跳至岸邊,槍尖一離開冰面,瞬間便解凍恢復如初。

我朝著一處草叢奮力刺去,結結實實地刺中了什么東西?;幸粌刹降木嚯x,他便顯露了真身。

他我被刺倒,躺在地上。槍尖刺在他的肩膀關節的位置,一扭轉槍身他整只手臂便瞬間成冰,被我控制住了。

“黃泉嶺的事,是不是你們干的?”

話音剛落,他便朝我扔出一個球,我立即拔劍將其一分為二。瞬間煙霧四起,阻擋了視線。我握槍的手更用力了,生怕他逃跑。再揮舞一道劍氣,斬散四周煙霧。

煙霧立即消散。

槍下那人已消失不見,只剩下一只結冰的斷手。

我的雙瞳一直沒有關閉,可卻找不到任何蹤跡。

看來是有備而來,尤其是那煙霧最為特殊,居然能直接蒙住雙瞳。

我立刻環顧四周,那人的氣息已消失不見,好在我留下的冰柱結界還在,我立刻回到冰柱旁邊打開結界。

“什么?!”我看見里面的一幕,不禁瞪大了雙眼。結界完好如初,里面卻空空如也!

我嘗試開啟雙瞳,眼睛卻突然一陣劇痛,疼得我頭疼欲裂,齜牙咧嘴地跪在地上。

“難道說.....就是剛才的煙霧?”我自言自語道,“不行,必須立刻找到蘇曉芊?!?/p>

我扯下腰間的令牌注入靈力,令牌散發著幽幽黑氣并漂浮了起來,“玉生?發生什么事了?”令牌發出聲響。

“秀則,我押送的生魂被人劫走了!”我捂著眼睛大口喘著粗氣道。

“什么?!叫什么名字?!”他十分激動地問道。

“蘇曉芊?!?/p>

“好,我立刻去查,你現在怎么樣?”

“不知道敵人用了什么方法,我的雙瞳失靈了,現在一用就疼?!?/p>

“你現在在哪?”

“往川河旁的小山丘?!?/p>

“我知道了,這恐怕是什么毒藥,你千萬別運氣,會有人去接應你的?!?/p>

“嗯...”

說罷,浮空的令牌就失去靈力,掉在了地上。我用寒魄槍杵著地面,想站起來,卻發現雙腿也失去了力量。接著我無力支撐,重重摔倒在地上。

可是眼睛卻怎么也合不上,無法暈倒。這更像是某種封印,通過眼睛進入身體,并封印全身穴位。

耳朵能聽到的聲音漸漸便得細小,接著陷入一片虛空。眼睛所能看見的,也從周圍慢慢變黑,最后剩下中間一個小白點,接著也什么都不見了。我所能感受到的,就是口水從嘴角流出,漸漸地無法感受它的存在。

“玉生?。?!”

我似乎還能聽到一絲聲音,但我無力再做出其他反應。

  • 章節目錄
    1. 悍婦小說

      悍婦小說完結排行榜

      數碼悅讀網為您推薦最新最好看的悍婦小說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悍婦小說免費在線閱讀??春穻D小說,就上數碼悅讀網。

    1. 肥婆小說

      肥婆小說完結大全

      為您推薦最新最好看的肥婆小說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肥婆小說免費在線閱讀??捶势判≌f,就上。

    1. 撩人小說

      好看的免費撩人小說完本推薦

      數碼悅讀網撩人小說專題頁面提供撩人小說排行榜、撩人題材的小說推薦。作為用戶熟知度高、用戶體驗佳、無廣告的小說推薦平臺,我們致力于為用戶提供更多免費好看的撩人小說。

    1. 農門貴女小說

      農門貴女小說有哪些

      數碼悅讀網農門貴女小說專題頁面提供農門貴女小說排行榜、農門貴女題材的小說推薦。作為用戶熟知度高、用戶體驗佳、無廣告的小說推薦平臺,我們致力于為用戶提供更多免費好看的農門貴女小說。

    大神推薦

    十分钟日本在线观看视频,凌晨三点免费看的片WWW,被6个男人灌了一夜精子